牟其中归来,卫星梦还在吗

2020-10-18   来源:未知  

从300元钱白手起家,事业巅峰时号称主宰资产20亿的南德集团,牟其中最为传奇的经历莫过于:罐头换飞机、俄罗斯发射卫星、开发满洲里。而像潘石屹、冯仑等一大批知名的企业家和名人,早年也都曾投身于牟其中麾下。

曾伴随着一路争议崛起为中国首富,如今已80岁的牟其中,在众人眼里已然是位老人了。
 
59岁被捕,76岁出狱,很多人以为牟其中的故事讲完了。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,与时代隔绝18年后在门头沟永定河旁重启南德计划,背后藏着多少不甘的梦,包括曾经“用卫星把地球罩起来”的畅想。


一、国际合作起底,几经辗转


笔者对牟其中的印象,更多停留在以往报道老旧照片中的伟人头型、随时侃侃而谈的模样。
 
而在十三邀中,谈及马斯克的星链计划,一向自信的牟其中难得哀叹了一口气。
 
在牟先生的回忆里,相比罐头换飞机的故事,卫星的故事比其他故事要成功得多。1992年,牟其中成立南德商用卫星公司,计划在3年内发射60颗通讯卫星,“把地球罩起来”。
 
在那个年代,民营主体运营卫星并非易事。当时,中国长城工业公司是国内唯一能发射商用卫星的公司,主要负责将国内已成熟的长征系列火箭推销出去,发射国际卫星订单。
 
按照预想,牟其中计划与长城公司合作,后受限于政策,最终转向与俄罗斯的合作。
 
选择俄罗斯,一方面是因为牟其中跟俄罗斯人做过倒卖飞机的生意,另外成本相对美国市场较低——卫星成本只有美国的1/3,卫星制作时间要比美国少一年。不过,第一颗卫星“南德地平线”还是失败了。
 
很快(1993年12月),有报道称,南德集团投资的航向1号卫星在俄罗斯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成功,是全球第一颗直播电视卫星,主要用于广播、电视直播。
 
1995年11月18日,牟其中再次投入2200万美元,与俄罗斯国际卫星组织合作,成功发射了电视直播卫星“航向卫星2号”。
 
几经调试,航向2号和航向1号卫星于1996年1月正式投入使用。当年 2 月,在北京南德集团总部,南德集团和国际卫星组织、俄罗斯航天信息公司三方共同签定了共同经营航向1号、航向2号卫星的协议。


二、从大卫星到小卫星


几番周折,牟其中关于卫星的故事讲了近5年,这离不开其背后帮助他的人。
 
在牟其中的回忆录中,南德的卫星事业不但成功与莫斯科进行了合作,在美国硅谷创始人之一的李信麟先生的介绍下,他把美国的卫星之父乔治·查德卫克一行七人于1996年1月9日邀请到北京南德总部访问,组织了国家航天部、国家安全部、总参通信部的专家与之进行了五天的学术交流。
 
当年2月,去硅谷回访时,牟其中开始商谈南德收购乔治·查德卫克的卫星设计公司。按照他的表述,当时自己以约16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该公司。
 
回国后,牟其中又与北京航天大学签署了由乔治·查德卫克公司设计,南德与北航联合制造,向全世界出售卫星的协议。
 
不过有知情人士表示,“当时牟其中从俄罗斯买的两个通讯卫星,一直不能在中国落地,卫星的业务收不到回报,确实亏了不少。”也是在这一当口,航天专家黄志澄参与其中。“当时在南德集团底下有一个卫星公司,里面有一些工作人员曾多次向我请教过航天领域的问题。
 
大概是在1996年与1997年之交的一天下午,牟其中先生邀请我到永定路的南德公司总部面谈,谈到了他的卫星公司如何发展的事情,我向他提出来发展小卫星,而不是大的通信卫星的提议,并向他介绍了英国萨瑞卫星公司在北京的相关代表。”
 
黄志澄回忆称,当时发展小卫星的这一方向算是确定了下来,也已经得到牟其中的同意。
 
1996—1997年,南德卫星公司和英国萨瑞卫星公司、信息咨询公司及俄空间飞行器制造公司签定了利用要销毁的俄制 SS19 导弹,改制为小卫星发射场项目,南德集团出资作前期市场调研、开发,并作出了可行性分析报告。


三、旧梦归来


就在项目即将实施,也就是牟其中准备发射第三颗卫星时,南德集团因国内变故,中止了合作。
 
有报道称,南德公司所说的“放卫星”只是花钱买了俄罗斯卫星的卫星转发器,试图想转手倒给其他人(一个转发器可以“承载”20个电视或通讯“用户”)。可惜,他购买卫星转发器的时候,尚未找到租用人,不知道应该卖给谁,结果亏了本。
 
而南德集团自己出版的小报后来作了如下说明:“为了退还无锡公司的股权,南德忍痛将已经出租、按合同总租金收入为4440万美元的卫星股权,以1450万美元的价格,变现出让,承担了极大损失”。
 
这意味着,仅俄罗斯卫星转发器的一买一卖一倒手,牟其中亏损了大约3000万元美金,即折合人民币约2.5亿。
 
赶上国家加强宏观调整力度,银行紧缩,牟其中要提前还清2.2亿元贷款。一面债务紧逼,一面卫星事业耗资无底,牟其中资金链断裂。
 
不可否认,直至入狱,这位曾经的狂人,在“放卫星”一事中,让人看到最多的是他身上的使命感。
“如果这个事情成了,我国现在卫星产业会非常大。”牟其中在回忆录里称,“当时我只得含泪把卫星卖给了法国人,法国人一开始不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事,当产权转移之后,他们开了香槟酒庆祝。”
 
在狱中,牟其中组建的小组还研究过物联网、低轨通讯卫星,但因为没有资金,都未能落地。
 
而在牟其中出狱的当天,SpaceX、特斯拉的创始人马斯克刚好在第67届国际宇航大会上高调宣扬自己的新目标——10年内将普通人送上火星,100年完成100万火星移民计划,引爆社交媒体。
 
牟其中归来,很快就成立了新公司。天眼查显示,公司最初的注册资本是3万,后来改为1个亿。这意味着公司要在注册资本范围内承担有限责任,“我赔得起”,他对身边的一位朋友说。
 
在身边的朋友看来,赚几十万的项目,牟其中是看不上的。他需要给这辈子一个交代,所以必须要做大的项目,能够引起大家注意的,才能重新证明他的价值。
 
只是,他被捕的1999年,阿里、京东、盛大都刚刚启程。2016年的秋天,再走出监狱时,商业的舞台已经更迭了足足三代人——从实业派企业家柳传志、张瑞敏,到PC时代的马云,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程维、张一鸣、黄峥。商业环境与格局重构,游戏规则迅速迭代。
对于牟其中来说,那些“错过”的时代和梦想还能续上吗?没人知道。
 

来源于:泰伯网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天乐网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,不对其完整性、合法性等负责

天乐网是南京久测仪器技术有限公司旗下网站

联系方式:QQ:487823649 投稿邮箱:487823649@qq.com 电话:400-006-5117

版权所有:南京久测仪器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© 2020 Tleer.cn, All Rights Reserved.天乐网 | 苏ICP备11065447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