佳明手持机

野外测绘作业的故事:行走在生命禁区

2017-06-23 来源:未知 人气: 评论

1.jpg

  他们是寂寞的,因为他们常年生活和工作在旷野山区;他们是艰辛的,为获取基础地理信息资料,他们经常忍受着寒冷、饥饿……甚至奋战在生命的禁区。然而,他们又是快乐和充实的,因为他们是在追梦——填补我国西部1∶5万比例尺地形图空白区。

  今年4月,国家西部1∶5万比例尺地形图空白区测图工程启动。目前,工程总体设计踏勘与调研工作顺利完成,三江源、可可西里地区的大规模高精度测量已经开始。“该工程涉及的区域,大部分为自然环境恶劣、气象变化无常、地势险峻、交通困难的地区,其中还涉及大片的无人区和部分生命禁区。” 国家测绘局办公室副主任易树柏说。

  虽然座谈选在一间暖洋洋的会议室里,但测绘队员们身上仍裹着厚厚的羽绒服。“不好意思,习惯了。”测绘队员周敏厚笑着说,“我们这儿啥天气都有,狂风、暴雨、雹子、大雪……有时候一天能全碰上,经常脱衣服容易感冒。”

  黑里透红的脸膛,布满血丝的眼睛。8月底,刚执行完中尼边界第三次联合检查野外作业的任务,周敏厚又踏上了青藏高原。“刚开始,大家不适应高原气候,头疼、胸闷、恶心、睡不好觉,有的人嘴唇肿得比两个大拇指还厚,不敢吃饭,更不敢说话,有时候忘了,一张口,血就会流个不停。”周敏厚说。

  老测绘队员齐中华告诉记者,刚到不冻泉基地的头20多天,队员们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,每天晚上都有狼围着帐篷转,年轻人吓得不敢睡觉,更不敢出去。为了减少起夜,大家渴了也不能喝水,实在耐不住,就用棉签蘸点水,湿润一下嘴唇和鼻孔。

  “生活上的困难我们都能克服,最头疼的是有些测绘点地形复杂,野兽出没,又没有路,在沼泽地里陷车是很平常的事,有时候出去,都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,野牛沟那个点我们就去了三回。”测绘队员孙睿英说。

  “那种情况下,你什么都顾不上想,也不饿,也不渴,就只一心想着把这个点拿下。”年轻的测绘队员焦朋涛抢过话头。

  “想家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想。这个工作唯一的遗憾,就是欠家人的太多。”测绘队员郑良驷说,“我们不过星期天、节假日,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看看,所以有些队员都没见过自己老婆穿裙子是什么样子的。”

  “能赶上国家西部测图这项伟大的工程,确实是一种光荣,对人生来说,也是很有意义的。现在工程才刚开始,今后的工作任务更艰巨,但我们已经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。”郑良驷充满信心地说。
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
更多文章

相关文章

评论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带来思索。


天乐网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,不对其完整性、合法性等负责

如有侵害您的权利,请及时联系删除

联系方式:QQ:23336253 投稿邮箱:PRLeroy@foxmail.com 电话:400-006-5117

Copyright© 2017 Tleer.cn,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国测绘网|苏ICP备11065447号-3